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郭可盈夫妇前经纪人遇到这对是劫数川

2019-01-14 11:07:55

  郭可盈夫妇前经纪人:遇到这对是劫数

  林文龙、郭可盈被指貌合神离(资料图片)

  王怡卿(上右)、汪子琦(下右)昔时与郭可盈亲如姐妹

  王怡卿、汪子琦、Laura三人的亲笔签名(自上而下)

  郭可盈于今年1月14日为林文龙诞下一女

  羊城晚报章琰实习生李尤

  本报

  汪子琦、王怡卿、Laura,三个昔日郭可盈、林文龙夫妇的经纪人,似乎都行上了“衰运”———汪被控“敲诈罪”沦为阶下囚,王被扣上“携款潜逃”的帽子扫地出门,Laura则因投钱给郭林二人而血本无归……三人在汪子琦上诉成功被提前释放之际,齐齐发声———汪子琦携手王怡卿接受了羊城晚报专访,称自己被郭、林夫妇陷害;而Laura也于本周更新博客,怒斥郭林二人是娱乐圈“绝配”。“遇到这对夫妇,是我们一生的劫数!”提及郭、林二人,三人不约而同地使用了同样一句话。

  对于前经纪人的集体“指控”,郭、林方选择了沉默。在香港接受采访时,林文龙只回应了一句“人在做天在看”;而致电汪子琦后一任经纪人刘小姐时,她以“现在已经不在郭氏夫妇那里做了”为由拒绝回应。

  A

  她们为什么要“站出来”?

  汪子琦上诉成功提前释放,却坚持要继续申诉;王怡卿沉默三年,对于“携款潜逃”、“暗恋郭可盈”传言一直未作辩解的她首度开腔;Laura为郭、林夫妇赔了三百万元,之前一直称“不关艺人事”,如今也使用了“心肠歹毒,手段残忍,令人发指”等词汇描述郭、林夫妇……“这次他们太过分了”,是三人站出来的一致理由。

  汪子琦被控“敲诈”,锒铛入狱

  “我一定要申诉,一定要!我相信法律是公平公正的。我不能说自己做得很好,但跟同龄人比,我还是很的,当过大学老师,做过媒体,开过公司,却因为6万块沦为阶下囚,我心里有多痛,家人有多痛呢……”

  在汪子琦看来,自己的罪名“敲诈”其实不过是“讨薪”:“2008年3月我帮郭可盈接了一个210万元的代言,原本应该抽取45万元佣金。但那时郭可盈问我能不能先不抽佣,因为她每个月供银海一号的房子要20万元,她父亲得了血癌每个月要花20万元,她手上现金很少,等她和lauralee的合约到期后一定会转签全约给我。”汪子琦回忆,当时郭可盈哭得肝肠寸断,自己一时心软暂时没有抽取佣金。没想到这一念之差,却成了郭林二人的“证据”:“郭可盈对办案警方说,我是想取得她的好感,自己放弃这笔广告佣金!”

  接下来,林文龙打让汪子琦把董维嘉录音还给他,说先偿还汪子琦6万元佣金。汪子琦赶到“交易”地点,却发现自己成了“敲诈犯”。“至于那个关键性的录音,真不是我自己要录的,是郭可盈一度想跟林文龙分手,求我搜集林文龙出轨证据才录的!

  王怡卿被指“私吞”,扫地出门

  从2007年被林文龙“排挤”出公司到现在的三年间,王怡卿自始至终没有对传媒解释过自己的“私吞事件”。如今她站出来,是因为“看到被害得奄奄一息的子琦”,觉得“不能再忍下去”:“不说艺人的坏话,是一种职业操守,所以我一直保持缄默。但我现在才明白,这是一种纵容!他们太过分了,做人真的不可以这样!”

  王怡卿声称,在郭可盈公司时,自己一度崩溃,但真正促使自己走的,还是林文龙的“污蔑”:“我帮林文龙接了个广告,在深圳拍的,广告总价就30来万那种,客户付了笔订金后,又在开工现场给了20多万给我们,我抽佣后把剩下的全给了林文龙。结果三天后,Laura跟我说,文龙告状了,说他那照亮每一个心灵笔酬金我还没给他!我当时就疯了,我们从来就不和他签收据,因为没想到这么一个艺人会干这种缺德事!”王怡卿说,自己不至于傻到那个份上:“要是卷走2000万也就罢了,我人间蒸发都有可能,但我为了20多万,至于这么白痴吗?如果傻到直接把钱放兜里不给他,我在圈里还怎么混?林文龙这种连一顿饭钱都会较真的人,如果我真贪了他的钱,他不跳起来打官司才怪!”一气之下,王怡卿收拾包裹走人了。

  语录

  汪子琦:

  “我并不是非要揪着这件事情,我只是觉得他们真的太缺德了,连做人起码的底线都没有。”

  王怡卿:

  “整整三年我都没有站出来说过一句话,但现在他们夫妇变本加厉,已经突破了道德底线!”

  他们为什么要“整治人”?

  “究竟是什么理由令郭可盈、林文龙先诬陷为他们扑心扑命的王怡卿,后陷害帮他们掘金的汪子琦呢?敬请警示所有跟他们合作的其他人,不要被他们初的虚情假意所蒙骗,谨慎与他们合作!”在博客上,郭、林夫妇的老板Laura写下了这样的语句。汪子琦、王怡卿则说:“我们知道了他们太多秘密,他们不得不想办法除掉我们。”

  因为恐惧

  “怕我把他们的秘密说出去”

  王怡卿、汪子琦先后“服侍”了郭可盈夫妇共两年半时间,其间,郭可盈一度与两位经纪人亲密无间,二人掌握了夫妻不少动态,知道双方都在外面“偷吃”,涉及的艺人包括李克勤、马德钟、张智霖、董维嘉等等。

  对此,汪子琦很后悔:“我以前太天真,以为郭可盈真把我当‘阿姐’,就把工作和感情混淆了。”她感叹,“我在监狱里一直在想,他们有什么理由来害我。我首先以为是林文龙干的———因为当初和郭可盈吵架的时候,我确实有说过,如果你们不把我钱给我的话,那我就去曝光你们,我不否认自己脾气不好。林文龙可能觉得一旦曝光,他的形象会一落千丈,完全有理由来害我。但是我想不通郭可盈为什么害我。我全心全意地为她,我在看守所看报得知她怀孕了,在一审开庭前委托律师写了一封信给郭可盈,我以为她怀孕了心态也不一样,请求她就此作罢。现在想郭可盈为什么也要害我,因为我知道她太多太多的内幕。”

  因为厌恶

  “他们见到我就觉得没面子”

  除了掌握夫妻二人大量“各玩各”的资料,两位经纪人对夫妻二人的内部矛盾更是了如指掌。“他们没有任何朋友,只能跟经纪人倾诉,长的一次,我接了他们三天三夜的,两公婆轮流打。”王怡卿回忆,“比如郭可盈觉得林文龙配不上她,边讲边哭诉,说我是她好姐妹啊什么的。有时候她跟林文龙吵架,不给林文龙开门,林文龙打到内地向我们求救,我们再打给郭可盈请她开门,林文龙才能回去。我开始不知道林文龙为什么那么讨厌我,后来想通了,他毕竟是个男人嘛,被我知道这么多他和老婆的事情,会恼羞成怒。”

  说起那次“三天三夜”的,王怡卿痛不欲生:“那次他们俩吵架后轮番打给我———郭可盈失眠,晚上打给我聊通宵;早上她困了挂,林文龙起床了,也给我打抱怨,说到下午,然后郭可盈又睡醒了……我一直坐在座位上就没动过,看着别人上下班,三天三夜,快崩溃了。”

  王怡卿深知这种深度了解会让夫妻双方都讨厌自己:“每次出事,郭可盈出来力撑林文龙,也是她面子过不去;而林文龙对郭可盈也没什么感情,他不离婚是为了女方的钱。他每天在家被女方骂‘吃我、住我、用我’,他知道我们看穿了他是吃软饭的,很没面子。他为什么在郭可盈面前陷害我,就是想告诉郭,不是他不行找不到工作,是这帮经纪人不行,没有给他找到工作。”

  语录

  王怡卿:

  “他们俩,特别是郭可盈,对人的要求、依赖到很变态的地步,要你24小时随时候命,不断告诉你他俩的私事。”

  “我们反省过,为什么所有人一沾他们就倒霉,因为他们夫妻关系太复杂了,而他们永远会把身边人卷到他们之间。我们做了恶人之后,他们事后还是夫妻。”

  汪子琦:

  “做经纪人掌握内幕太多,对自己不好,以后我不会再跟艺人处什么友情了,真的怕了。”

  “我以前太天真,我以为郭可盈、林文龙真的就是‘阿哥阿姐’。”

  小档案

  王怡卿:2006年与郭可盈林文龙夫妇合作,担任二人在内地的任经纪人。半年不到,林文龙声称王怡卿私吞其23万广告酬金,王怡卿被迫离开公司,与老板Lauralee也一度为此事翻脸。但如今,Laura在博客上坦言自己怪错了人,并称“林文龙陷害人是习惯性动作”。

  汪子琦:2007年7月成为郭可盈大陆区广告及商业登台等方面的经纪人。据老板Laura称,“汪子琦小姐的客户资源和工作能力,令大家见到了新希望,也推迟了自己炒掉郭林夫妇的计划;合作不到1年半,汪子琦帮他们赚了不少于600万人民币”。然而,2009年林文龙被曝出“偷食内地女星董维嘉”的录音,录音者汪子琦因勒索罪被判监四年半。近,汪子琦上诉成功被提前释放。

  lauralee:香港投资人,2006年首次投资娱乐行业,经朋友介绍认识郭可盈、林文龙,双方达成了两年包底1000万人民币的合作条件。Laura当时答应了郭可盈、林文龙两条“不平等条约”,其中一条是“合约期内不得签其他同级别男/女艺人。”2007年5月,郭可盈被发现在杭州千岛湖私自出席商业活动,Laura便主动提出跟他们解约。

  郭可盈、林文龙夫妇是投资人Laura初涉娱乐圈签下的艺人,Laura现在已经退出娱乐圈,在以《郭可盈+林文龙=娱乐圈“绝配”夫妻》为题的博文上,她写下:“通过跟这对‘’林氏夫妻的接触,我已经没有勇气再同其他艺人打交道,几乎对整个娱乐圈都心惊惊……他们真的是娱乐圈败类!”汪子琦和王怡卿也宣称,自己“心里的阴影难以抹去”。

 小小一朵花 罪名1

  花心

  汪子琦爆料称,一向被指“女尊男卑”的林文龙,对“小三”董维嘉却极其大方。“我知道电解电容厂家直销有段时间林文龙很喜欢董维嘉,以他孤寒的性格,居然肯为董维嘉付首期买楼,又买车送给她。”除此之外,他还追求过另一位汪子琦熟知的内地女星,但没得手。

  相比之下,郭可盈的绯闻对象阵容更为风光———马德钟、李克勤、张智霖……“李克勤跟她应该是认真的,他们一起逛过香港很多地方。李克勤是想娶她的,因为他觉得郭很旺他。李唱红《红日》后就没动静了,直到两人一起拍了《法伊人》后又红了,所以交往很认真。但后来被李克勤的经纪人劝阻了,因为李的女友卢淑仪参选港姐夺冠后就一直在他身边,如果他跟郭可盈在一起,舆论一定对他不利。”汪子琦透露,李克勤跟郭可盈分手后,郭可盈开始“不正常”:“郭可盈当时就发了疯,说你(李克勤)要结婚的话,我一定在你之前结婚。她后来就打给林文龙说‘我们结婚吧,如果媒体问你,你就说是你求婚的’。这些都是郭可盈亲口跟我们说的!”

  2004年,新婚不久的郭可盈在拍摄《酒店风云》时,和马德钟“一挞即着”,对于马德钟,汪子琦则认为对方“是真正的花心大少”:“就是‘撩’她的,玩玩而已。”

  让郭可盈“颜面扫地”的则是张智霖———据王怡卿称,郭可盈曾试图勾引张智霖,“2006年在上海拍内地剧《红粉》,对手张智霖一场戏那天,郭可盈抱住我哭说:‘怡卿,我做了件好丢脸的事,刚才Chilam(张智霖英文名)拥抱我说再见,我问他今晚可不可以不要走,怎知他说不行,要回去看老婆。’”汪子琦分析,那次并不算“失手”,而是“试探”:“她跟张智霖拍《黄埔倾情》时就在一起了,后来一起拍《红粉》,那时袁咏仪刚生孩子,郭可盈就想试探一下自己在张智霖心中到底有多重要,但张智霖还是赶回香港陪袁咏仪了,所以郭可盈当时哭得好伤心。”

  罪名2

  自恋

  二人认为,“自恋”是林郭夫妻的共同点。首先是林文龙

郭可盈夫妇前经纪人遇到这对是劫数川

,“虽然没人找他拍戏,赚钱又少,但他一直自视清高。”王怡卿称,“其实艺人在TVB拍戏很少钱的,像林文龙,一集也就1万多吧,不会超过2万,但他跟我们说自己拿5万一集,让我们在内地接戏一定要比这价位更高。”除此之外,林文龙还很爱吹:“他经常一副很牛的样子,一开口就是‘我入行20多年,老资格,我拍戏那会儿,你们还不知道在哪儿呢!’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又是多么美的缘大牌,所有人都是沾他的光,靠他赚钱!其实,林文龙有很多年没什么工作了,这圈子是透明的,拍戏可以查到的,他几年来拍什么了?一查就清楚。”

  郭可盈则对自己的外貌和魅力信心爆棚,“2008年4月,林文龙次跑了,郭可盈让我帮她找林文龙,我跟她说林文龙曾说自己单身欺骗一位内地女星,那女星的经纪人还来问我林文龙是不是真的单身,郭可盈还不相信,还说自己是全世界漂亮,老公怎么可能爱上其他女人。”王怡卿也反映:“她没有朋友的,翻来覆去就是讲自己的那点事,李克勤什么的,每天都讲,讲的时候很陶醉,一度被她搞到我觉得自己快精神失常了。她一直认为,拍戏的时候有吻戏,有拥抱戏份,那些男的肯定乐死了,因为她太美了,这么大一美女送给你抱,你赚大了!”

  罪名3

  贪财

  在二人眼中,除了自恋,贪财也是夫妻俩的共性。为明显的是林文龙。汪子琦称,一次林文龙找到她说:“她(郭可盈)嫌弃我没工作,你帮我找些工作。”汪子琦就帮林文龙找到了一份上电视节目的工作,做完节目后,制作单位告诉汪子琦,林文龙的房间有800元签单,“我问他是什么,他说是按摩费,朋友便跟我说,什么按摩费,是叫×费,他连叫×的钱都要你付,实在是不要脸。”

  王怡卿还称,林文龙曾以请客为由约人吃饭,却不埋单。“有一次我陪他去拍广告,收工后林文龙说:‘我心情好,阿哥今天对你们豪气一把,请你们出去吃餐好的!’”于是,王怡卿及在场的一位助手便跟林文龙到一家中餐厅,林文龙点了龙虾、鱼翅和燕窝,吃了5000多元。“谁知埋单的时候,他只用牙签剔牙,看都不看服务员。等了快十分钟,被服务员看得不舒服了,对我说‘怡卿快点啦,我好累啊,要回房休息!’”王怡卿只好埋了单。

  郭可盈也有许多这种小动作。汪子琦爆料道:“我的合伙人Laura很有钱,有个公主钻戒,我随口说了句‘喜欢’,她就送我了。郭可盈知道这事之后,见到Laura戴了个钻戒,就也拿来戴在手上一直说‘真好看真好看’,怎么都不肯脱下来,想让Laura送给她。有一次,郭可盈拍戏时非要王怡卿跟着,说多给两万劳务费,也没给。”

  为了钱,夫妻二人没少打架,Laura博客上写道:“2006年的10月10日,我在北京正式签下了郭可盈、林文龙的内地经纪人全约,这也是噩梦的始端!签约当日,林氏夫妇在酒店收了我100万cash(现金)后,不知因何缘故在酒店房间内大打出手,让我大开眼界,见识了传说中的‘六国大封相’……”

  罪名4

  暴躁

  “公司后来很多人都走了,大家都受不了。原来有个助理很喜欢郭可盈,后来她也崩溃了。”王怡卿感叹,郭可盈的暴躁在圈里很出名。她指郭可盈对助手喜怒无常,曾经因为一碗泡面迁怒助手。“郭可盈拿着那碗面,上海刀片厂家说女助手倒多了水,搞到整碗面没有味道,她狂骂助手死蠢,还和我说这是教她。后来我去问阳阳(助手的名字),她说被郭可盈掴了一巴掌。”即便王怡卿和汪子琦曾是郭可盈的“”,但两人都没少挨骂,哭鼻子也是常有的事。

  罪名5

  造谣盾构机铸件p>

  汪子琦、王怡卿为痛恨的,是林文龙“阴险地造谣”和“恶意地捏造事实”。王怡卿透露,自己离开公司后,林文龙还不罢休,“他说我是个同性恋,暗恋郭可盈,才这么卖命帮她!郭可盈则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还四处夸老公很有眼力。郭可盈到北京时跟公司的人都说我喜欢她,给很多工作机会给我,让我可以拉她手碰下她,已经‘满足’我了。”

  另一个谣言则更为荒谬:“我们拍《红粉》时,有一次郭可盈让我给林文龙订机票,订完之后给他打告诉他航班号和时间。过了两天郭可盈拉我谈心,‘阿哥很宽宏大量,你做错事情都没怪你’,我问到底怎么了,她回答,‘你都没告诉他航班号和时间,只告诉他你订好机票了,是他自己打去航班公司才查到的!’我当时就明白,他居然这样陷害我。这只是其中一件事情,搞到有段时间我快崩溃了。”

  罪名6

  人缘差

  “他们没有朋友,是因为人品差!《深宅》的制作人也跟我说,没见过这么难合作的人,一辈子都不想再和他们合作了。这样的人真是百年难得一遇。我在去年5月初博客里写过艺人与经纪人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友谊,我对郭可盈真是‘扑心扑命’对她好,但碰上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艺人,我没办法选择。我现在想为什么TVB当年的四大花旦,其他三个都能得台庆奖,就郭可盈得不到,真的是做人的原因。TVB一位女艺人还跟我说过一件事,拍戏的时候,因为林文龙很不好伺候,一个灯光师提议所有演职人员每人出5块钱,把林文龙打一顿,可见他的人品真的好差。”汪子琦说。

  汪子琦认为,郭可盈“人品差”还体现在不守道义金钱至上:“有一次我替郭可盈接了一个化妆品代言人广告,但她为了多赚40万,私下又接了另一家,还教对方钻法律空子。”

  至于林文龙的“人品差”,则更多体现在中伤别人上,“郭可盈也只是精神有问题,相比起她老公内心的阴暗,她算好的了。其实郭可盈也挺惨的,她因为这个老公损失太大。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老公,我们这帮人还在卖力为她工作,你相信你老公,你就失去身边真正对你好的人。林文龙卑鄙到对请他到内地工作的投资方老板说郭可盈有多么不好,他在我们面前也会扮成好人说郭可盈脾气大、会骂人。有次郭可盈把我骂哭了,他就出来扮好人让我不要太当回事儿,说她谁都骂的,连跟她一起工作的老板也骂的。”

  [语录]

  汪子琦:

  “林文龙、郭可盈在香港没有朋友,香港朋友说,他们已经是过街老鼠了。”

  “有个灯光师提议,剧组所有演职人员每人出5块钱,把林文龙打一顿,可见他的人品。”

  王怡卿:

  “郭可盈是个变态的人,她有妄想症,还是个自恋狂。”

  “这对夫妻是娱乐圈百年难得一遇的,谁遇到谁倒霉!”章琰

常州汽车拖把报价
法帝厨房电器
扬州复位开关点开关生产厂家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